销售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销售服务 > 这就是澳门百家乐代理说的“社会潜规则”的力量

这就是澳门百家乐代理说的“社会潜规则”的力量

时间:2017-08-02 22:09
 
    鬼节一过,七月就去了一半,偶这八月兔的生日也就快要来临了。 
         生日人人都有,但“庆生”的方式却各有各的不同。我对生日的认识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几经变迁。 
         小时候,生日代表的就是早晨起来时妈妈端来的一对红糖胡椒荷包蛋、几毛零花钱以及当天犯错之后的特别豁免权。长大以后,我接受了一种观点,即生日应是母难日,所以生日一般应与母亲同过共庆的。再后来,生日逐渐成了个人一年中一个无可奈何却不得不过的一天。所以我的同学及可以称得上“朋友”的人们大多都不知道我的生日的具体日期,我也很少在生日那天邀请大家去所谓的“庆生”。 
        每过一个生日,意味着自己又大了一岁。古人说:二十而弱冠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。。。。,如今“弱冠”早就远了,至于成人成礼之类的仪式,像我这样的穷人家的孩子是断不会知道,更不会有什么宣言之类的东西的。“而立”也已经过了,至于立业立身立德立言,能够有什么拿出来“立”起来而可以值得向世人炫耀一番的东西,想破脑壳了也没找到一丁点儿。“不惑”似乎已经很等不及了,稍不注意就会像狗一样串到我的眼前,让人冷不防吓了一大跳。 
       有人说,女人怕老,其实,男人何尝不是一样?只不过,男人所谓的怕老,更多意义上是担心岁月流逝而业未立功未遂的所谓“壮士”的悲凉。 
        是啊,这三十多年来,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呢?除掉穿开裆裤的六七年之外,先是在学校里呆了十多年,读了一好些当时不想学又不得不学,考后完全交还给老师和书本的所谓知识,考了一些这样那样据说是很重要但最终也不能当饭吃的“本本”;参加工作十年,说了好些言不由衷百无一用的废话,做了一些身不由己劳而无功的所谓工作。业未精而志已懒,功未遂而人将老,用我曾经的两句诗来形容是“展望前途满眼雾,回首身后两手虚”。 
        生日又要到了,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。
 
  就听说驾驶员考试黑幕重重,乃当今社会腐败的一大重灾区,一直将信将疑。今日亲身经历了一次,方知坊间所传不虚,交警猛胜虎也。
 
昨天接到驾校师傅的通知,要今天早上五点由学校出发统一赶往市驾校参加考试,并带好身份证。一向朴素清廉得连学员的请吃餐饭都不敢吃的师傅特别叮嘱,要带上四包烟准备送给交警考试员的,场内两包,场外两包。烟要最贵的,常德烟厂的钻石芙蓉王都不行,必须得长沙厂产的“和天下”。一问价格,190元一包,乖乖,四包烟760元,差不多要了我一个月的工资。为了早日拿到证,咬咬牙,买吧,人人都这样了我一个不买肯定没我的好果子吃。
早六点到达了常德市考点白鹤山,在淅沥的冷雨和凛冽的晨风中开始了漫长的等待。分组时我们一组分了五个人。考官是一个叫周辉赞(警号是:170253)的帅哥,高高的个头,乍看有点像本土笑星周卫星,看起来有点油里油气,一点儿也不严厉。开考之前,一组的五个事先约好,只要考官要我们上车,就砸烟,两包一起砸。于是,开考之后,大家一起把扎在身上的上等好烟掏出来,放在考官身边。周帅哥笑眯眯的接受了,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或者说紧张,一看就是个行家里手,老道得很,见怪不怪了。
终于开考了,第一个顺利过关,第二个压饼了,没过,第三个定点停车没到位,也没过。我排在第四,起步、过桥、侧方停车、定点停车一路没事,心中暗喜。可偏就在上坡起步时,心里一急把车弄熄火了,且往后溜了几公分。我心里不安起来,问坐在旁边的周帅哥,他轻轻一笑,说应该没问题吧。下一个是同校来的,平常开车时师傅最担心他,上车以后一路乱跑,定点停车差得远,路上一档前进不加档,车行速度极不稳定,我估计他肯定没戏了。下车的时候,考官宣布结果,说二号三号肯定要补考,把烟退回来了。而我是四号,忙再次问他及格没(意思是说,要是没过关,这两包烟也得退给我),可他依然说“应该没问题吧”。我放心了,并且有点庆幸,幸好下重手送了烟,380元啦,这一个月的生活费出得值。但是一会儿宣布最终结果时,居然我没有及格,而五号乱搞的那小子及格了。天啦,没给我弄及格,可烟也没退给我呀,这可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呢!!
接下来是补考,又交了60元的补考费。新考官叫张志辉,警号是151444。看上去挺斯文的一位大哥。同车考试的只有四个,事先又约好了一上车就先交烟。我有了上次的经历,心情还没有从懊恼中缓过神来,又是绕饼,还好没事,可在定点停车和上坡起步时又到了开始考的那个坡上,心情不由得又紧张起来,一紧张又出了问题,比上次考试还要严重。熄火了两次,且车后溜严重。我想今天考不过就算了,不考了。这下我汲取了上次的惨痛教训,死死的盯住考官和他手边的香烟。还好,他在宣布了不及格后居然郑重地提醒我把烟带走。我也没客气,以猴子火中取栗的速度把烟拿回来,揣在了怀里(只差把上次丢掉的两包一起拿回来)悻悻地下了车。
路考没考过,只不过重头再来,我相信我总有考得过的那一天。在回家的路上,还在为白丢的那两包烟心痛。一路想来,前天还交了150元的报考费(说是含食宿可我们既没食也没宿),今天又交了60元补考费。而交警的考场是政府投资的,考试的车是各驾校提供的,这几个交警都是公务员是拿工资还有外勤补贴的,还要学员交这么多钱都是干嘛的呢?
以前听说驾校烂像重重,省里曾下大力整顿过,可为什么我们年来仍然是如此黑暗呢,党和政府的铁拳治腐是治不了还是没有治到这里来?是我们学员自身太贱如妓女一样主动投怀送抱滋长了此风,还是考官如嫖客半推半就(根本就没推,哪怕只是做点样子,我也不会记下人家名字和警号)让学员不得不从呢。难道